当他们抓获梁某某时

2017-11-09 02:11

证据确凿后,去年11月16日,市北警方决定收网,首先他们在合肥将詹某抓获,随后又突然对梁某某及其员工开办的几家货代公司实施搜捕,接连抓获了十余名犯罪嫌疑人。让民警始料未及的是,抓捕当天中午,梁某某突然接到客户电话,侥幸躲过了民警的抓捕。

经过几天的审查,梁某某最终交代,2008年开始货代行业不景气,于是他打起了对外出售发票的歪主意,并以每张发票按照票面价值2%至2.5%的比例收取费用。

税务机关和民警在侦查中发现,梁某某等人对外销售的发票票面价值动辄就超过几十万元,而税务机关所能查看到的信息,票面价值仅为1000多元甚至只有几百元。原来,“猫腻”都在打印发票的过程中,“打印发票的打印机要连接税务机关的税控机,以便于税务机关存取收税凭证,但他们打印过程中动了手脚。”据悉,梁某某等人每次打印发票时,在保证开票公司名称和发票号正确的情况下,将第一联、第三联和第四联打印出来,交给客户一方的第二联则通过另外一台打印机处理,如此一来,即使一张最高面额99.9999万元的发票,在税务机关也可以只显示1元的信息。

梁某某在正常经营时公司艰难度日,然而涉足销售发票“生意”后,梁某某团伙成员的生活立刻富足起来,在办案民警的调查统计中,所有员工几乎都在2010年至2011年购买了自己的私家车,其中梁某某的座驾是一辆价值几十万元的奥迪q5,而且还在浮山后购买了一套价值100余万元的房产。对外销售假发票的詹某被抓获时,竟在合肥开办了一家陶瓷专卖店,转而经营“正行”生意。警方调查中发现,跟随梁某某对外销售真、假发票的十余人,不仅都是年轻的“80后”,而且具有全日制大学文凭。(记者 于顺 实习生 刘颖)

“梁某某非常狡猾,从表面上看他与这几家货代公司和查获的大多数发票没有任何联系。”办案民警告诉记者,当他们抓获梁某某时,梁某某坚决否认与出售假发票的事情有关。根据民警调查,梁某某除了最开始的一家公司由自己担任法人外,后来注册的4家公司或者由公司员工登记、并充当股东,或者从他人手中购买外省市居民身份信息后注册,保证绝不含有他的任何个人信息。手下员工以小广告或者qq等方式对外发布销售发票的信息,每次操作销售,梁某某均不参与,但员工每做成一笔“生意”,都要拿出一半的利润给梁某某。“他只负责进货,自己的业务也都在外地。”民警介绍说。

手下员工被抓,引起了梁某某的警觉,当天他便躲藏起来不再现身,直到今年3月31日晚,民警在平度一家酒店将梁某某抓捕归案,第二天又抓获另一名嫌疑人。至此,以梁某某为首的非法出售假发票案13名主要成员全部落网。

经过1年多时间的摸排和搜集线索,以梁某某为首的非法出售发票团伙逐渐浮出水面。通过与税务机关合作,通过数据信息和技术性恢复,民警发现,梁某某及公司员工注册的货代公司与岛城近2500家公司都有着业务来往,梁某某及团伙成员从税务机关领取的发票多达万余张,从他们手中开出的发票金额超过了5亿元。

早报讯 梁某某经营的货代公司每月只有几万元的报税记录,然而出具给客户的每张发票面值都超过几十万元,而且其中藏着大量假发票。以梁某某为首的非法销售发票团伙进入市北警方的视野,经过1年半之久的侦查取证,警方最终打掉了这个犯罪团伙,并在今年4月1日抓获主犯。据统计,这个由“80后”高学历人群组成的犯罪团伙,共对外销售发票金额超过5亿元,为我市近年来侦破此类案件之最。

侦查过程中,民警发现,梁某某等人出售给他人的发票除了从本地税务机关领取的真发票外,更多的是从外地购入的假发票。为了彻底揪出假发票源头,民警没有立即对梁某某等人实施抓捕,而是南下深圳,寻找向梁某某提供发票的 “江某”。然而,让民警感觉十分疑惑的是,“江某”本人与民警掌握的发票贩子并非同一人,为了查清真相,民警只好又从“江某”用来接收梁某某汇款的银行账号查起。由于每次收到假发票货款后,“江某”总是将钱转入另外一个账户,顺线查询后,民警最终确认,一直为梁某某提供假发票的背后主使是广东人詹某,“江某”只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假身份。

2010年7月11日,市北警方接到举报,在青岛开货代公司的梁某某向同行非法出售假发票,而且涉案金额非常大。接到线索后,市北警方立刻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。民警发现,32岁的平度人梁某某名下注册了一家货代公司,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后,公司并没有多少业务,然而梁某某手下的多名员工也都注册了公司,而且对外出具了大量发票,民警就此估计,这几家公司均与梁某某有关,而且背后隐藏着一个非法出售发票的重大团伙。